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迪的博客

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

 
 
 

日志

 
 
关于我

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9月22日  

2012-05-15 11:5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迪:燃烧的冬日

2011年09月22日 - 李迪 - 李迪的博客
燃烧的冬日 2011 布面丙烯 150x115cm

艺术家李迪个展“借景”访谈
采访人:棉布 (在3画廊艺术总监)
2012年2月4日


? 我有一个困惑,因为在3画廊长期以来跟水墨艺术家合作,自然涉及到书写。你的作品跟书写有关,是契合,还是多年的思考?
当然是多年的思考和心性所致。书写来自于中国书法的基本概念,是对字型的形和构造的呈现,然后才融入进绘画笔墨和层次之中。我从书法角度来理解写意感和书写性,并且作为我绘画的重要的语言元素,找到了德国表现性绘画的笔触同中国书写性相溶合的可能性,并延续和发展的这种可能性。尽管表现性笔触是我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习惯手法,但我并不满足于此,一直在寻找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期待着更独特的个人语言,那么书写性就宛如找到了来往于东西两种不同空间的公用通道,也找到了更大的个人空间,更自由的绘画状态。很多国内的同行,说我的作品有很浓的水墨感,在油画的材料上,出现中国水墨意象涌动的东西,其实那是我把自由的书写笔法带人油画的结果。但我这里要强调的说,这是很自然的发展过程,没有故意的去要做什么,我不喜欢设计一个方法,绝对反感那样做。

? 那么,发现了书写性,对你创作的拓宽和实现,有什么技术上的突破,观念上的突破,有什么样的发明?
气韵贯通和一气呵成的绘画状态是我很看重的,尽管每件作品经历了无数次的被否定和被覆盖。我的用色方式是一笔下去,刷子里面有纵向的写的力度也有横向的变化,在欧洲画家里很少有人用这种方式,一笔就能达到很多的层次和效果。

? 在3画廊多年对抽象水墨的观察和关注,西方美术史五百年来,都是艺术家对现实的表现。你现在回到中国,用技术来表达新发现的空间,西方的审美,和中国的水墨心性,在你的创作中,是怎样思考这个问题的?
在我的创作中,不会专门去思考这个问题,而是凭借我的敏感和直觉。我是这样理解的:尽管西方绘画重图式,但艺术家的笔意也都是不同的和受个性地域的影响,有自己独特风格。但不像中国书写的个性突显那么明确和纯粹,能从字里看到艺术家很多秉性的“字如其人”。对我来而言,绘画感和书写性都是我不可或缺的表现元素,都会在我的作品里交融在一起。我不习惯也不需要在做画的过程中去把它们归纳和条理化,因为这样很容易制约我的创作的自由状态,这个状态是我的绘画的核心部分。我强调偶发性的东西,即便叙事也不是事先设计好的,是作画过程中被发现的一个惊喜。

? 笔触会带来绘画性的问题,你在创作过程中,伴随着身体的动作吗?
我喜欢把画布放在地上创作,完全是书写性的,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我希望的极致。我强调画面的贯通,贯通是中国书法的概念,而过于具体的描述,容易中断这种贯通。所以气韵贯通是我的绘画的根本。在创作一张画之前和过程中,可能已经出现很多不同的不错的精彩点,但如果某些点不能跟整体很好的贯通,我就会去推翻它,所以作品在完成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被演变的故事和不能设计的偶发的结果。德国老表现主义之后,特别是二战之后出现的新绘画,更强调绘画的直接性,反感把绘画语言进行美化和修辞。而是需要简单,直接,粗糙,鲜活。华丽美妙过于修饰的语言的感受容易拖延人们直接跟画面中心问题对话的时间,直舒胸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艺术品质,这样的直接表现,跟中国优秀的书法艺术产生了对接。因为书法作为艺术的表达和这类绘画一样的。

? 未来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
肯定的,也是坚定的。生命不熄,战斗不止,我知道什么是和我内心一致的艺术。

? 找到的是否是艺术家身份确认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你来说重要吗?
我认为,作为艺术家,首先是自身的突破,建立你的自己就是对其他的艺术家的区别。才能做完全不同的东西,走出跟别人不同的路,这个很重要。德国画家巴塞利茨说过:“一个艺术家必须干掉另外的艺术家”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 我提这个问题,不是讨论你是否能区别于其他的艺术家。你到了德国,把自己丢在了那个世界里,涉及到中西方的问题,最后找到自己的书写性。这里面肯定包含了精神探索,涉及到你的身份确认。在另外一种陌生、而且更加强势的文化里,自我可能受到特别深的疑问。在德国和中国之间,这个问题重要吗?
我明白你的所指,它确实很重要。精神的孤独是一场炼狱的过程,我其实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在确立我在两种不同的文化地域之间的明确点,在不明确中建立明确,这是我的特殊性。把个人放在一个大文化的空间去看待问题和思考自己的身份,可能比用一只眼睛看待问题更精确清楚些,对我而言,时间,地域和年龄的三维立体的思考无疑为我开启了新的经验感受。但我最终还是一个性情中人,是迷信心灵感受的,是随心随性之徒。

? 长期待在北京一年多了,在这样一个剧变的场景下,有好玩儿的事情吗?作品对话多吗?
国内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能亲身感受它现场的矛盾性,变化和动感,和它的不完美和被改变的可能,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能吸引一个对周围世界充满敏感度的艺术家呢?我在欧洲特别平静的状态下做了这么多年的艺术,在最初的新鲜感之后渐渐的趋于麻木。在北京我找到了焕发我的动力和刺激我神经的动荡和矛盾。由于周围和自身都在变化和对抗的状态,不断的反思自己,采取批判式的思维使我津津乐道。对话当然很多,其实最有价值的对话是能从彼此当中获得自己缺少的东西和反对的东西,因为我秉承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精神的火花来自于碰撞,没有矛盾和对立就没有精神的艺术出现。

? 艺术家寻求不确定性,观者则需要找到确定的价值,能否用一句话表达你作品的类别?
观者其实要把艺术家作为通往其艺术世界和单件作品的坐标和钥匙,而我的作品是我的心灵之境的大写意。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